仿佛是在北京买房

2020-08-21 08:50

“五证不全”提前开卖

房价一周普涨千元

“您买房也是为投资吧?趁着开发商这次没涨价,投资我们项目最合适了。将来‘动批’迁入后,永清的房价一定会涨。”马先生表示,他可以替记者申请,享受400元/平方米的团购优惠,折后均价在5000元/平方米。

分析

据当地人介绍,永清县城在售的商品房大约8个,多数位于县城中心,离永清国际服装城大约有15分钟的车程,“下一步的建设重点就是永清国际服装城隶属的开发区了。”

“动批”到底迁到哪儿,至今仍无定论。可在永清的售楼员和炒房客的眼中,“动批”迁址廊坊市永清县,似乎已是言之凿凿。

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,今年春节前,永清的平均房价水平还在4000元/平方米上下。自从传出西城区与廊坊签订合作协议,“动批”要迁入永清后,永清县城中心的楼盘价格已全部达到5500元/平方米的水平,而离永清服装国际城相对较近的楼盘,售价更是突破6000元/平方米,一周普遍涨了1000元/平方米。

对于“跳涨”的价格,当地居民并不太关心,因为多数人都已有房,没有购置需求。而蜂拥而来的外地投资客,秉持未来会升值的信念,对上涨的价格并不敏感,用吴可的话说,“像在北京买房,能抢到‘大白菜’就行。”

隶属于河北廊坊市的永清,历史上曾有过韩信受降、杨业筑台、乾隆制诗等史实逸事,可在3月份之前,对吴可来说,永清仅仅是一个“听说过”的地名。直到4月3日有媒体报道,“动批”将迁址永清,这个勉强称得上“四线城市”的小城,才闯入她的眼帘。尽管在官方的说法中,一直都没有明确“动批”迁址永清,吴可还是觉得,也许投资楼市的又一个机会来了,“错过了保定,不能再错过永清。”

不过,和保定的房地产市场一样,永清县也存在着“五证不全”楼盘销售的情况。

名为“凯悦城”的楼盘,位于永清县会昌街,属于当地开发商盖的期房。6日下午,记者以看房人的身份,走访了项目售楼处。

首次看房就交定金

本报记者 赵莹莹 j201

有趣的是,看见旺盛的购买力,部分开发商也学起了“捂盘惜售”。前天,凯悦城的销售员马先生就致电记者,说项目已经“封盘”不卖了。他同时告诉记者,另外一个项目也“封盘”了。

据她介绍,项目正在“养桩”,很快就能盖楼。没有预售证之前,记者可以先签订意向合同,缴纳50%的房款,待项目正式开盘后,更换成正规的预售合同,还是按照5600元/平方米的低价购买。

4月5日,清明小长假的第一天,吴可从廊坊火车站坐了约30公里的车,到达永清县。顺着县城小路寻找楼盘时,一张“凯悦城”的楼盘广告递到她的手中。“姐,我们项目就在县城中心,今天开盘,有团购价,您要不要看看?”自称是销售员的小伙子介绍,项目有一批从北京来的“买房团”,都是“动批”的商户。

当地一个名为“钻石湖”的楼盘,离服装国际城相对较近,散发传单的销售员给记者的报价达到6500元/平方米。

其实,从北京去永清,交通并不算便利。只有一趟828公交车,可以从北京的永定门长途汽车站,开至永清国际服装城所在的台湾新城,途经41站,耗时2个小时。

“小县城的马路,并不像北京那么好记,更何况我是误打误撞碰上的,一不小心,成了永清的房主。”吴可自嘲地解释道,她的买房似乎更像一次冲动消费。

历史总会惊人的相似。团购、抢房、涨价、捂盘,永清县的房地产市场,似乎正重蹈保定的“覆辙”。不同的是,出行主要依赖自行车和摩托车的县城居民,对于汹涌而至的外地投资客,仍觉陌生和疏离。

“听到‘动批’商户,我顿时眼前一亮。”吴可事后回忆,“动批”的诱因,加上当时售楼处现场围满的买房人,刺激了她的肾上腺素分泌,当场定下了一套60平方米一居室,总价31万元。“看到大伙儿抢着交钱,仿佛是在北京买房。”

“昨儿开盘,从北京来了近100人的看房团,两栋楼当天就卖完了。为了照顾没买上的人,开发商今儿又加推了一栋楼的一个单元,36套房。”销售员马先生指着标语向记者介绍,100人的看房团中,一大部分是“动批”的商户,未来要随着“动批”迁入移居到永清;一部分是个人“投资客”,从北京过来买房投资,为享受“团购价”也加入了“看房团”。

同样在会昌街的“泓盛名园”楼盘,是正在建造中的纯新盘项目。销售员刘小姐在接待中告诉记者,项目大约5月底、6月初开盘,将推出3号、4号楼,不过目前4号楼已经卖完了,3号楼也只剩下部分房源。

和北京富丽堂皇的售楼处相比,凯悦城的售楼处更像一个简易工棚,没有样板间,也没有销售须知。土地证、预售证等“五证”,被开发商粗糙地贴在水泥白墙上。正因为空间不大,挤入20多人的售楼处,视觉上已是满满当当。而一则“欢迎北京看房团,当天团购优惠400元/平方米”的标语,在正门处更显耀眼。

“保定、永清,以及河北的许多其他城镇,都是政策未落地,房价先疯狂。”北京中原地产市场总监张大伟表示,京津冀一体化本是中央为推进区域发展潜力的大举措。但是目前,从当地政府到房地产企业,却都按照老思维,在政策落地之前,努力推动房价上涨。这种行为短期内可以促进当地经济增长,但长期看却将阻碍一体化的实现。“目前房价的疯狂,是提前透支了未来数年的房价上涨空间,很快市场将会给予激烈的‘报复’,短期暴涨的区域怕要面临暴跌的压力。”

支付房款才过去三天,吴可(化名)回忆起来,却描述不清房子的位置,只知道“应该属于城区中心”,似乎那场永清之行,并没有为她带来清晰的轮廓。

“您不是还没拿预售证呢吗?”面对记者的追问,刘小姐丝毫不慌张,直言没有预售证也能卖房。“正是因为还没拿到预售证,我们现在只卖5600元/平方米,等预售证下来正式开盘,至少涨1500元/平方米。”

“欢迎北京看房团”

小心“报复式”下跌

“和北京比,永清的房价再便宜不过了。您瞧,旁边都是正在交钱的人,专业的销售员忙得顾不上了,才轮到我这个新人给您介绍。”就在马先生向记者推荐时,旁边三张桌子拼接而成的收银台上,看房人2万元、2万元地交着定金。正当记者询问82平方米两居还剩几层时,旁边的一位销售员“抢白”:“就剩下14、16、17、18层的四套了。14层我的客户已经准备交定金了,您挑16层吧。”